威利斯人网址

罗海文:要建立和健全机制,让创新的企业有核心竞争力

              发布时间:2019-05-14


分享到:0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提升科技支撑能力,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支持力度,强化原始创新,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那么,钢铁行业科技创新的现状如何?难点在哪里?应如何推动科技创新?《中国冶金报》记者近日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北京科技大学教授罗海文。

要鼓励企业通过科技创新增效益

“要推动冶金企业不断创新,必须让它们意识到只有进行科技创新才能有竞争力。”罗海文强调,华为为什么具有竞争力?因为华为研发投入巨大,在全球都有研发中心。目前,我国经济建设发展快、市场需求量大,不少钢铁企业并不需要高精尖的产品也能生存,也有不错的利润,但长远的竞争力依然要依赖于科技创新。

“我国钢铁工业中量大面广的民用材料一般都做得不错,具有世界竞争力,如果没有关税壁垒的话,可以与欧美发达国家的钢铁产品开展有效竞争。但我们在某些高精尖的特钢产品上与世界先进水平尚存在不小差距,而且研发挑战也比较大。”罗海文强调,“我国政府需要对知识产权严格保护,激发科技创新者的积极性,鼓励企业通过科技创新增加经济效益。”

在罗海文看来,虽然创新的成本比较高,做研发可能十次有九次都是失败的,但如果每家企业都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只是跟着别的企业已经成功的产品和工艺路线走,并且不付出研发成本就可以生产出类似产品而占据市场,还有哪家企业愿意通过科技创新来开发新产品、新工艺呢?比如医药行业对专利保护就非常严格,国外的药品中国并不能随便仿制生产,促使中国药企或者购买国外的知识产权,或者自主研发。“以我研发的高强钢板为例,如果企业应用了我的专利技术生产出新产品,我收到专利费,就有资金做更好的研究,买更好的设备,研发更好的产品,形成良性循环。企业也是一样,通过卖出新产品、新专利技术,就可以巩固自己的用户市场和品牌地位。”

罗海文同时指出,钢铁企业的科技创新是多方面的,有降低成本方面的,也有人工智能、机器人、互联网等其他行业新技术与冶金工艺的交叉融合创新。不过,未来更需要的还是冶金工艺和产品的主体创新技术。当前,国内由于污染超过规定的环境容量,中央要求今年PM2.5要降低到50ppm1ppm即百万分之一),这对地方政府和企业形成了较大的压力。企业要依靠科技创新在生产工艺上做出改变,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

技术成果转化需要专业分工体系

“新产品、新工艺的推广应用存在相当大的难度。”罗海文说。他举例道,罗海文团队在推广超高强钢等研发新成果时发现,企业希望他们把产品的设计、生产、应用评价等工作全部做完,并找到下游用户,才愿意去落实生产。但作为科研人员,难以有这么多时间、精力和资源去协调完成这么多工作。“技术成果的转化需要专业分工体系,科研人员负责新产品和新工艺的研发,有相应孵化机构负责产品的落地,而最理想的孵化机构其实就是冶金企业。”他强调。

“冶金企业用户的作用也很重要,如果他们只关心价格,而对钢材质量提不出更高的要求,那么冶金企业就不会有通过技术创新生产更好产品的动力。”罗海文分析认为。他建议,一方面,冶金企业可以培养高端客户、引导客户的发展;另一方面,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考核可以在盈利指标和技术创新指标之间做一个平衡,适当增加科技创新的考核指标。此外,还要形成一个科技创新的浓厚氛围,让人人都产生“剽窃技术可耻,以科技创新为荣”的观念。“说到底,需要建立和健全机制,让创新的企业有核心竞争力。比如华为,搞技术革新才能挣到钱,才能保持高端地位、卖出高价格、实现高利润。一旦这样的机制形成,我国技术成果转化的难题将迎刃而解。”他指出。

罗海文建议,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的技术创新可以从相关卡脖子技术的攻关开始,比如航空航天用的高温轴承钢、超高强不锈钢、高压柱塞泵用钢,以及高铁的车轮和轴承用钢等。“其实这些领域的技术攻关,以前也都组织了相关科研项目。未来的技术攻关要想取得更大效果,恐怕需要在顶层设计中强调材料用户企业的深度介入,将技术创新压力置于终端用户,形成产业链自下而上的倒逼压力。”他向《中国冶金报》记者强调。

罗海文举例道,比如飞机所用的某个材料,一直从国外购买,即使后来国内企业能够提供同等质量的产品,飞机制造企业依然不敢采购,原因在于材料在飞机里的造价占比很小,但是坏了就是安全事故,用户基于风险的考虑,并没有接受新材料的足够大的动力。“只有终端用户企业面临着技术创新的压力,才能把这一压力向上传递到上游产业,进而形成相关产业技术创新的动力。”罗海文表示。

创新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积累

“说到科技创新,我最近也有一些新成果。”罗海文走到办公桌前,从他的的众多科技创新成果文件中找到一份检测报告。

这是一份高强钢板的防弹性能检测报告。防弹用钢板,比如装甲钢板,其典型性能要求是同时具备高强度、韧性好、高硬度,它代表着钢在极限情况下的应用能力,也是一个国家钢铁生产技术先进性的标志。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通常采用Cr-Ni-Mo系或Cr-Ni-Mn-Mo合金体系制造装甲钢,通过添加不同含量的碳元素获得高硬度。国外装甲钢的发展方向是高硬度、轻量化、纯净化。

罗海文课题组常年专注于中锰钢的研发与制备,结合实验室已有的大量中锰钢研究成果,进一步研发出一种超高强高韧中锰热轧钢(UHSHR),可用于军用防护车辆和民用防护领域。他们在成分设计上避免使用CrNiMo等贵重元素,降低了生产成本;通过添加轻质合金元素,成功使钢的密度由7.85/立方厘米降至7.39/立方厘米,降低5%

“这个钢板的强度超过了SSAB(瑞典钢铁集团)最高级别的装甲钢,但密度更低;没有添加贵合金元素,只加了便宜的合金锰,成本低。罗海文说,这显著提高了装甲车辆的有效载荷和能动性,而且降低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和燃料消耗。该中锰热轧钢与国外高等级装甲钢的强度相当,但具有更高的延伸率和低温韧性;冷弯性能达到相关行业对装甲钢的冷弯标准要求,没有任何的可见裂纹产生,表明该钢板拥有优良的冷成型性能;成功通过军用标准的抗弹性能试验,有效抵御了子弹的高速射击且没有产生穿孔和破裂。

“科技创新需要相关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不断积累,我一直在做超强钢,经验积累多了,就容易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高强钢。”罗海文补充道。

专题导航
计划
通知
会议
支付
政策
企业
奖励
评价
认证
科普
图书
期刊
文集
党建
  • 友情链接